六肖中特资料
財經聚焦

金磚銀行總部或落戶上海 中方出資410億美元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葉慧玨 日期:2014-07-15

金磚五國的“世界銀行[微博]”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微博]”(IMF[微博])呼之欲出。

在7月14-16日召開的第六屆金磚國家領導人峰會前夕,有關金磚國家將要正式成立新開發銀行和進一步推進緊急外匯儲備基金的消息就已經傳開,各國與會官員也不時向媒體透露有關這兩項金融合作機制的籌備情況。

自從2013年南非德班的第五屆金磚國家領導人峰會決定建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并籌備建立金磚國家外匯儲備基金至今,這兩項規模都在1000億美元的合作項目有望在本次峰會上取得實質性的進展。

不少觀察人士認為,金磚國家試圖通過籌建自己的金融體系來替代長期受西方發達國家把控的國際金融體系的功能。

綜合目前的消息來看,籌備中的金磚銀行和外匯儲備基金,其功能設想分別類似現在的世界銀行與IMF:金磚銀行負責包括金磚國家以及其他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投資項目,擴大金磚國家的海外利益;而外匯儲備基金則負責在成員國出現資本外流、債務危機等金融緊急情況時提供援助資金。

不過,由于目前這兩大機構仍處于早期籌備階段,關于這兩大機構究竟長成什么樣,外界也有諸多猜測與期待。隨著本次金磚峰會的召開,一些細節問題將逐漸得到解答。

“我覺得目前集中的討論表明,人們還沒有注意到本質問題,也就是究竟這兩個機構要提供什么樣的產品。” 前世界銀行中國業務局局長、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員亞洲項目資深研究員黃育川(Yukon Huang)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黃育川還曾經在亞洲開發銀行等多個國際和區域性金融組織工作過。

而另一方面,世行和IMF都在不同場合表態,將歡迎金磚金融機制,并嘗試與其合作。

金磚銀行的總部之爭

峰會前,有關金磚銀行的總部地點選擇的討論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似乎在塵埃落定白紙黑字公之于世之前,誰都想來插一腳。

該議題最新的消息是從俄羅斯傳來。7月10日,俄通社塔斯社引述俄羅斯總統助理尤里·烏沙科夫(Yuri Ushakov)的話說,金磚銀行決定將總部放在上海,這一點已經寫進此次峰會的文件中。

此前,俄羅斯財長安頓·謝魯阿諾夫(Anton Siluanov)曾經透露,金磚銀行的總部將有可能設在上海或者新德里。

即便一直在金磚五國里顯得十分低調的南非,也表示對于爭取金磚銀行的總部很有興趣。7月11日,南非貿易與工業部長羅布·戴維斯(Rob Davies)在媒體吹風會上表示,約翰內斯堡也在爭取成為這一新開發銀行的總部所在地,他否認五國已經就總部地點達成一致并作出了最終決定。

盡管上海的呼聲很高,但是不到最后仍然充滿變數。

“金磚國家面臨很大的壓力,必須在這次會議上使得金磚銀行這個項目付諸實施。”黃育川說,“至少必須清晰告知金磚銀行的股份結構,其他諸如地點等,也有可能留待下一次再行討論。”

他認為,之所以對選擇上海產生猶豫,是因為金磚其他國家可能擔心過于倚重中國,實際上將這一區域組織的總部設在拉美是不錯的選擇,而選擇一個更國際化的國家,比如新加坡也不是沒有先例。

“區域性銀行的總部選擇,必須要考慮到幾點:交通便捷、國際化的工作環境以及簽證許可使得該地點容易抵達。”他說,“當初日本是亞洲開發銀行最大的出資方,但是總部也并沒有設在日本,而是選擇了菲律賓。”

留給金磚國家博弈的時間并不多。事實上,中國已經在注資份額上做了一定的讓步,因此也有可能換回總部所在地設立在上海。

此前,中國和俄羅斯曾經一度有望成為金磚銀行的主要出資國,但是由于其他國家堅持平等的多邊合作機制,因此金磚銀行的出資結構也將等額分攤:初始出資額500億美元,由五個國家平均出資,其中僅有100億美元為現金,七年內以現金支付完畢,另外還有400億美元以擔保抵押形式出資。同時,銀行的主席將在五國之間輪值,五年為一個任期。

“金磚國家銀行的建立本身是一個政治問題。” 世界大型企業聯合會(The Conference Board)首席經濟學家兼首席戰略官巴特·范亞克(Bart van Ark)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如何提供有競爭力的貸款產品

金磚國家試圖利用新的機制來替代現有的兩大國際金融機構的功能。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現在我們能夠想到的僅僅是金磚銀行的雛形,而對于其究竟能如何運作并無任何細節概念。

目前所知的僅是,這一銀行將主要用于向金磚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放貸,也包括向金磚以外的國家項目提供貸款。根據謝魯阿諾夫的表態,正式的放貸將有望從2016年開始。

黃育川表示,金磚國家的經濟發展到目前的階段,基礎設施建設的確至關重要,但是是否僅僅聚焦在基礎建設項目上,這一點值得商榷。

“目前有相當多的現有的或者將要建立的國家金融機構,將目光聚焦在基礎設施建設上。”他表示,“中國提議推動的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也將此作為目標。”

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的設想規模也在1000億美元,而中國在其中的出資比例可能達到50%。此外,世界銀行也有許多項目是直接針對基礎設施建設。

同時,金磚銀行也不是一個封閉的不存在競爭對手的機構。按照目前的制度設計,在保證金磚國家的股份將始終在55%以上這一前提下,它在未來會向聯合國[微博]的其他成員國開放注資,同時向包括金磚在內的其他國家項目提供貸款。

在世行工作多年的黃育川認為,未來金磚銀行如何能夠提供具有吸引力的貸款產品,如何優于其他的國際組織甚至是商業銀行,還有待考量。

他表示,目前,世界銀行中的歐美發達國家出資人,其本國的利率較低,因此可以為世行提供相對成本低的貸款,而世行的融資成本較低,才能夠向需要貸款的國家提供富有競爭力的產品;而金磚國家的利率相對較高,想要壓低融資成本從而吸引更多的項目標的,則需要通過各國補貼來解決,這就是新一輪政治上的博弈了。

世行行長金墉日前則對金磚銀行表態積極。他認為,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投資每年有超過1萬億的資金需求,但世行加上所有渠道的資金總額大約僅有1500億美元,因此世行歡迎金磚銀行進入這一領域。

外匯儲備基金替代IMF?

另一個試圖取代IMF的緊急外匯儲備基金受到的關注則略小于金磚銀行。

這個基金設想的救助功能與運作機制和IMF十分相似,規模在1000億美元,比IMF目前3690億美元的規模小,但是考慮到這個基金僅僅為五個國家服務,就可以看出,如果運轉順利,其未來的功能絕對不亞于IMF。

設想中這一基金將成為金磚國家遭遇金融問題時的互助基金,在出現包括資本大量外流、金融市場動蕩以及債務危機等各類情況時,基金池可以迅速反應,提供貨幣互換以增強流動性。

“新的機制將使得(我們)推動國際金融體系的運行,這一點在IMF改革擱淺的當下顯得尤其重要。”烏沙科夫表示。

這一基金池的出資則由中國主導:中國出資410美元,巴西、印度和俄羅斯分別出資180億美元,南非出資50億美元。各國央行[微博]將繼續把外匯儲備保留在各自資產負債表上,一旦有需要再行提供。這對于擁有豐富美元儲備的中國具有極大的優勢。

不過,據悉,盡管中國在新設的外匯基金中出資最多,但是在向該基金貸款時,中國的貸款額度被限定為其出資份額的一半,南非則最多可以獲得其出資額的一倍,其他國家則會按照其出資份額獲得相應的貸款額度。

一位巴西的高級官員在會前表示,該基金池最快可能從2015年開始運轉。而更多的細節將有望在此次峰會上浮出水面。

IMF秘書長林建海在早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曾表示,不認為金磚國家的救助基金會取代IMF在這幾個國家中的地位。他認為,這屬于“區域融資安排”,與IMF應該是相輔相成的關系,區域性金融機構的優勢是對該地區成員國比較了解,低成本高效率抵御經濟沖擊,而IMF的優勢在于對全球金融經濟的監管能力。

六肖中特资料 2019福彩3d试机号金码 叮叮棋牌从哪下载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网站 炸金花下载官网 i8手机彩票 福建时时官网平台 广东36选7最新走势图 500彩票网官网电脑版 浙江十二选五分布走势图 幸运中彩票东坡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