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肖中特资料
財經聚焦

五星酒店談“棄星”:節省成本 非為接政府會議

來源: 京華時報 作者:田虎 日期:2014-10-13

近日,有媒體登出題為“公務會議拒五星北京現‘摘星’酒店”的報道。對此,記者從當事酒店——北京錦江富園大酒店及市旅游委相關處室核實后了解到,酒店“棄星”是因節省成本,并非為接政府會議。但與此同時,記者經過對北京多家酒店的調查后發現,以往的一些傳統“接會大戶”目前確已紛紛轉型,以應對“五星禁令”。

□探訪

1 無星酒店定價高仍不符政府標準

按照中央八項規定和北京市委市政府要求,今年起,在市級行政事業單位2014年-2015年度會議定點政府采購的318家會議定點單位中,只有四星級以下的飯店或會議場所進入了政府采購范圍。而記者昨天在北京市政府采購會議定點綜合查詢系統中發現,除了一星至四星級的飯店外,“無星級”酒店也有很多,其中不乏一些如凱迪克格蘭云天大酒店、歌華開元大酒店等設施高端的酒店。

張裕愛斐堡國際會議中心也位列采購名單中的“無星級”范疇內。張裕愛斐堡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其實酒店是按五星級標準建造的,想主要服務于高端客戶,當初也考慮過掛星的問題,但是也有對政府采購這方面的顧慮就一直沒掛。“雖然在采購名單內,但是我們因為運營成本的原因,定價還是比較高,所以也不符合政府會議的費用標準,現在還是接不到政府的單子。所以我們目前只能多接一些企業的會議,還有就是和旅游電商合作,帶動一部分散客市場。”

2 以往接會大戶改變經營策略

由于今年起北京市政府采購的會議定點場所不再納入五星級酒店,這令以往的一些“接會大戶”不得不開始考慮政府會議以外的經營增長點。

例如九華國際會展中心作為原先五星級酒店中的“接會大戶”,現在散客生意、專業會議卻成了它的主攻業務。九華山莊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政府會議雖然少了,但是100多間會議室,23萬平方米的展場還得充分利用起來。“現在我們主要做一些學術會議和展覽,還有企業培訓會、訂購會等,這基本上填補了政府會議減少后的真空期。”同時,該負責人還表示,散客市場也是現在營收的重要部分,比如新建的溫泉主題樂園,主要就是服務老百姓,從上個月開始,每到周末市民的自駕車就能把停車場占滿。

3 沒有政府單子改走平民路線

對于市區內一些以往靠政府會議為主要營收來源的五星級酒店,目前由于接不到政府的“單子”,也只能開始走平民路線。記者通過調查發現,相比以往動輒千元一晚的客房價格,現在不少五星級酒店都通過團購打包套餐等形式拉低價格門檻。

如北京西苑飯店的客房團購價只需408元,北京世紀金源大飯店的特惠房是568元,北京亞洲大酒店的高級客房也不過是666元,這些售價已經比不少四星級酒店都便宜。而記者從北京新聞大廈酒店了解到,政府會議接待量銳減后,現在已經開始面向散客把酒店客房和景區門票“搭著賣”以促進銷售,如商務大床房兩晚,外加北海公園門票兩張,一共才1188元,這相當于原先標準門市定價的1.7折。

4 放棄五星身份系因節省成本

針對為接政府會議而主動要求“棄星”的說法,北京錦江富園大酒店內部工作人員表示,主動棄星并不是為了接政府會議,而是因為酒店設施確實已經無法滿足五星級酒店的復核評定標準。“當初我們首先是申請的延期復核,而由于酒店整體投入縮減的原因,在一些硬件設施上的改造就會受到影響,這使得我們考慮在復核評定時有可能過不去,因此才主動提出放棄五星級的復核評定資格。”

記者昨天登錄北京市政府采購會議定點綜合查詢系統發現,雖然該酒店已放棄其五星身份,但在系統中四星級和無星級的賓館供應商列表里也仍然沒有北京錦江富園大酒店的名字。

業內人士透露,根據《北京市市級黨政機關事業單位會議費管理辦法》,從今年起,一類、二類會議支出標準為每人每日550元,其中住宿費300元、伙食費150元、其他費用100元。三類會議支出標準為每人每日450元,其中住宿費240元、伙食費130元、其他費用80元。因此星級是一方面,定價也要符合標準才有可能進入采購名單。

市旅游委負責星級酒店復核的行業監督管理處處長孫健告訴記者,目前北京還沒有哪一家酒店是因為想接政府會議而在自身各項指標都合格的情況下主動在復核時要求“降星”的。

□對話

世界酒店聯盟顧問、中國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名譽主任張廣瑞

排除五星系因預算調整

京華時報:政府采購新政把五星級酒店排除在外,會對北京高端酒店業市場造成什么影響?

張廣瑞:當前新政的實施肯定會對一些五星飯店的傳統經營產生影響,對有些五星飯店的影響可能會是很大的,但是這和星級評定是兩個不同的問題,不應當放到一起來說。國家有星級飯店的評星定級標準,這與飯店的經營、管理和營銷有著直接的關聯,在一定意義上,不同星級標準的飯店對應不同的市場需求,提供相應的服務,收取與之適應的費用。而新的政府采購政策所對應的是政府部門公共開支的預算管理,屬于國家財政與財務管理的范疇,而不是對市場行為的限制。但是,長期以來,一些政府或企業建造飯店的決策并非完全從滿足市場需求出發,而是作為形象工程或其他目的進行決策的,飯店建成后,飯店的經營很不理想或困難重重。可想而知,政府新政策的實施,對這一部分高星級飯店的經營來說,可能會失去一些已經占有的市場,無疑是雪上加霜。

主動降星只是無奈選擇

京華時報:新政的“五星禁令”是否會改變未來北京整體酒店市場的評星趨勢,無星級酒店是否會越來越多,主動棄星的情況會不會真的出現?

張廣瑞:我國目前的飯店星級評定標準不是強制執行的標準,飯店可以申請進行星級的評定,理性的申請應當是從市場營銷來考慮,通過自己獲得的星級來向目標市場傳遞信息,吸引消費者來選擇。中國飯店星級標準中有關于評定機構定期檢查各飯店執行狀況的條款,不符合標準的飯店會進行警告、限期整改甚至摘星的處分。但飯店自行降級還是個新問題。雖然北京還沒有因不能進入政府采購而申請降級的,不過這里需要認清的一點是,飯店的星級級別顯示的是飯店設施的檔次和所提供服務的標準,同樣,滿足這些條件就有其成本和利潤要求,把一個按照五星級設計、建造、管理經營的飯店當作一個三四星飯店來經營,這顯然是錯位的,很可能是一種浪費。因此,五星級飯店如果用主動降星來爭取納入政府采購的范疇,不僅不是唯一的出路,也不是一種明智之舉,只能是一種無奈的選擇而已。

理性回歸挑戰經營能力

京華時報:對于那些傳統的接會大戶,在政府新政實施后,它們的出路在哪里?

張廣瑞:如果說,此前一些五星飯店的業務主要靠的是政府會議采購,那么就必須面對自己目標市場的變化而采取相應的對策,這是一個企業所必須采取的經營戰略。應當說,新政策的出臺無論是對政府的廉政建設、勤儉辦事,還是對服務業的發展所釋放的都是一種正能量,對作為飯店的企業來說,既是一個理性的回歸,也是對企業經營能力的一個挑戰。北京的酒店業市場是多類型的,市場需求也是多元化的,任何企業都不可能滿足所有的市場需求;同樣,各種不同的服務設施,無論是高檔的、中檔的,還是低檔的,都有自己的市場,都會創造出自己的品牌,或者都應當發現和引導市場需求,從中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對飯店來說,星級是一個標識,更加重要的是支撐這個級別和品牌后面的設施、服務和誠信。無論是什么類型的飯店,都要根據自己的條件選擇好自己的目標市場,隨著市場需求的變化而調整自己的經營與服務。投機取巧只能盈利一時,不能成為永遠的成功者。

.

六肖中特资料 足彩任选九场投注规则 腾讯分分彩13458怎么打 内蒙古时时开奖 云南快乐10分钟遗漏 新时时倍投计算器 顶级的官方网站 sg飞艇是什么彩 网上的通比牛牛老是输 浙江飞鱼体彩 甘肃快三50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