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肖中特资料
業界資訊

巨災保險難成氣候 農業保險或成實驗田

日期:2011-09-15

今年,受頻發自然災害影響的不僅僅是中國。

鑒于今年全球頻發的巨災事件,國際保險業于8、9月連續發出巨災風險分析報告。瑞士再保險公司本月9日發布的數據顯示,截止目前,今年全球各保險公司因巨災損失賠付和待賠付的保險金額已達700億美元。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數據尚未計入颶風“艾琳”對美國保險業的造成的沖擊。而且,仍在持續的美洲颶風季和今冬可能發生的歐洲雪災仍將繼續威脅全球保險業。

根據人保財險統計,過去的一年,國內重大自然災害和極端天氣事件頻發,因災直接經濟損失5339.9億元,是近20年來僅次于2008年的第二重災年份。

2010年全球保險業因巨災損失370億美元,其中亞洲保險損失在全球相對較小,僅高于非洲。慕尼黑再保險分析指出,亞洲已經是全球自然災害最多、增加最快的地區之一,其保險損失小,主要是因為保險的滲透率不高。

對此,保監會主席助理陳文輝曾在相關場合就此做出解釋:“相比較而言,發達國家的經濟損失絕對值較大,保險損失較高,而在發展中國家,經濟損失占本國經濟總量的相對值較大,因災死亡失蹤人數較多,保險損失較小。”據統計,中國人保近年來支付的洪災等災害的賠付金與災害造成的經濟損失之間的比例約為1∶100。而我國災損額與國家財政支出的比值,低時維持在10%左右,高時甚至可以達到30%以上,而美國的這一指標還不到1%。

財險滲透率最高僅30%

國內保險商難撐巨災險

國內目前的巨災保險現狀,很大程度上受國內保險業自身發展的影響,導致中國民眾的保險意識依然很薄弱。據統計,盡管居民住宅消費發展迅速,但家庭財產保險的滲透率依然很低,大約只5%左右,企業財產險的投保比率也只在20%~30%,而公有非企業財產的投保率則更低。雖然這幾年的固定資產投資增長率都在35%以上,但財產保險的年增長率卻不到15%。

“目前國內市場上并沒有相關的巨災風險產品。雖然保險行業及監管機構目前都在總結國際模式并提出政策建議,但更多的還處于初級水平的重復建設,巨災保險仍然缺乏可操作的方案。而且,根據保監會的規定,我們也很難進入這個領域。”某外資保險公司私下向《證券日報》保險周刊記者坦言。雖然巨災保險已被再度提上行政日程,但具體情況仍然難以落實。

我國雖然是自然災害多發區,但由于國內再保險市場不發達,分保方式單一,巨災保險的損失基本上只能由直接保險公司自行消化。

鑒于我國保險業實際承保能力與技術的限制,此前,國家曾對巨災保險進行過一系列政策上的調整。例如,在1995年刪除了財產保險基本條款中的地震保險責任;2000和2001年,保監會曾連續下發關于地震保險通知,指出“地震險只能作為企業財產保險的附加險,不得作為主險單獨承保”,以及相應的國際分保原則等等。

“按照目前國內保險業的發展深度,中國保險業難以憑自身的力量發展出覆蓋廣泛的巨災保險體系。只需一次巨災事件,任何保險公司都難以獨自‘hold’住。”美亞財險公司產品部工作人員向記者直言。“幸運的是,目前國內并沒有相關的巨災保險產品。”而平安財險產品部門一位工作人員則表示,目前國內已有多家保險公司開展地震險業務,但還沒有巨災保險。“目前國內開展的地震險業務,都經過各嚴格地精算核定和審批,并且按照監管部門的再保險規定進行了相關分保,以分解公司自身的承保風險。”而涉及具體的保險產品,雙方都表示并不知情。

農業險動作頻繁

安徽 江蘇 山東 進度不一

慕尼黑再保險統計顯示,2010年的自然巨災風險幾乎都與天氣相關,例如暴風雨和洪水。據媒體報道,我國的巨災保險機制研討已經進行了數年,由于農業關系重大,巨災保險可能首先從農業保險巨災機制入手。

2008年初,50年一遇的雨雪冰凍災害波及全國21個省區市,農作物受災面積超過2億畝,災后保險賠款近20億元,而占比卻不到雪災總損失的2%。

8月底,安徽保監局公布了《關于進一步加強政策性農業保險管理促進政策性農業保險規范發展意見的通知》,對已在安徽試點三年的農業保險政策進行了首次全面調整。“此次的調整主要集中在保費、保額市場化,保費統籌和風險管控全省化,財政補貼差異化,以及加大保費補貼力度等方面。”安徽保監局工作人員向《證券日報》保險周刊記者解釋。

《證券日報》保險周刊記者看到,安徽的農業保險試點主要針對由巨災引起的農作物損失。例如,“水稻種植保險”承保由于暴雨、洪水(政府行蓄洪除外)、內澇、風災、雹災、凍災、旱災造成水稻倒伏、莖稈折斷、被淹、不能正常成熟或死亡而造成的直接損失,以及由于病蟲草鼠害造成水稻的減產或絕產損失。水稻每畝保險金額300元,保費為每畝15元,其中財政補貼12元,農戶負擔3元。

顯然,目前實行的政策性農業巨災保險只是第一步。《國務院關于保險業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中指出,要“探索中央和地方財政對農戶投保給予補貼的方式、品種和比例,對保險公司經營的政策性農業保險適當給予經營管理費補貼,逐步建立農業保險發展的長效機制。完善多層次的農業巨災風險轉移分擔機制,探索建立中央、地方財政支持的農業再保險體系”。

健全的巨災保險制度應是一個低保額的政策保險與高保額商業保險相結合的制度安排。即國家補貼的巨災保險基金只承擔低保額的保險責任,有更高巨災保險需求的,則可以自愿通過商業保險來獲得滿足。

除安徽外,江蘇、山東兩省的政策性農業保險也在探索中。

據報道,全國首家農險保費規模超億元的地市級分公司在江蘇誕生。截至8月末,人保財險江蘇分公司所轄的鹽城市分公司2011年農險毛保費達1.02億元。山東保監局也計劃在“十二五”期間加大農村市場資源投入力度,推廣保費低廉,保障適度的風險保障型產品。

“在‘三農保險’方面,今后5年將逐步擴大政策性農業保險覆蓋區域和試點品種。開辦農民養老保險和健康保險,農村小額人身保險,農村外出務工人員意外傷害保險,農村小額信貸保證保險等業務。同時還將開展水利工程等農業基礎設施保險業務,探索創新農村保險經營組織形式。”山東保監局的相關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

可以看出,我國的農業保險政策基本參照美國現有的農業保險體系。面對農業巨災風險,美國政府采取了財政、稅收、再保險和緊急貸款,特別是農業巨災證券化等手段來進行分散和轉移。財政補貼方面,一是為農民提供商業農業保險的保費補貼(2000年保費補貼率達53%),其中巨災保險補貼全部保費;二是對公營和私營保險公司提供補貼。再保險方面,聯邦政府通過聯邦農作物保險公司向私營保險公司提供一定比例的再保險和超額損失再保險保障,即通過分保的形式降低私營保險公司的經營風險,美國農業巨災再保險率一般維持在20%左右。

財政補貼弊端漸顯

巨災風險證券化成趨勢

瑞士再保險公司在8月末出版的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政府補貼影響了政府的一般性預算,并可能導致預料不到的后果。雖然政府參與商業保險的情況在各個國家大相徑庭,但是“越來越多的政府部門開始利用商業保險技能和保險業不斷增長的資本實力來承保巨災損失及其他類型的風險。”

今年年初,西南聯交所總經理劉昂生帶隊訪問紐約巨災保險交易所,試圖就四川仿照紐約巨災保險交易所建立以巨災保險為切入口的地區性保險交易所的意向,在技術支持、人員培訓、業務合作等方面達成共識。然而四川各方參與人士在采訪時都謹慎地表示,保險交易所事項還在摸索籌備階段,暫時沒有實質性動作。《證券日報》保險周刊記者試圖就此采訪,也被以此婉拒。

據報道,全球咨詢公司韜睿惠悅日前表示,一家來自美國佛羅里達州未透露名稱的保險公司發行了災難債券(catastrophe bond )以應對隨后將要發生在佛州的颶風“艾琳”災害。

韜睿惠悅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上述保險公司已經售出總價高達1195萬美元的災難債券。而在此之前,只有部分全球再保險業巨頭(如瑞士再保險公司、慕尼黑再保險公司)才會發行災難債券以轉嫁風險并籌集資金。  

來源:[ 證券日報 ] 徐建雨     

六肖中特资料 誉鼎娱乐注册 ssc计划网 t6国际装饰投诉电话 比分直播500 彩票96app 时时彩定位胆免费计划 江苏时时平台 介绍个靠谱的pk10app 北京时时赛车微信群 飞艇五码两期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