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肖中特资料
財經聚焦

廣州高調啟動新型城市化 擬10年擴城一倍

日期:2012-09-10

8月31日中午,廣州白云機場正北方向,數十頂帳篷沿著一片開闊空地的邊緣依次排開,工人們正在帳篷里面休息。

躺在涼床上的一個工人告訴早報記者,他們已經來了一個月左右,這片地方要建的是白云機場的第三跑道和第二航站樓。

8月3日,總投資188.54億元、設計年旅客吞吐量8000萬人次的廣州白云國際機場擴建工程正式開工。按照預計,白云機場擴建工程中的第三跑道工程計劃將于2014年建成,二號航站樓工程則計劃于2016年建成。

7月初,當地媒體報道這一擴建工程時還表示年底前開工建設二號航站樓,但在“穩增長”壓力下,這一工程開工時間明顯提前數月。

其實,白云機場擴建工程是2012年廣州“三個重大突破”中戰略性基礎設施方面排在首位的重點推進項目。包括戰略性基礎設施、戰略性主導產業、戰略性發展平臺取得突破的“三個重大突破”,是廣州市委、市政府今年全力推進的重點工作,頻頻出現在廣州市各級領導的講話之中。

這“三個重大突破”的背后,是這個自隋唐以來中國最重要的港口之一遭遇到的空前挑戰,已經穩定多年的上海、北京、廣州排序的中國城市經濟版圖將發生歷史性的變化:在2011年我國城市gdp排行中,廣州gdp為1.23萬億元,位列全國第三,這一保持多年的排名,已岌岌可危。

廣東和廣州的決策層早已預見到了這一天的到來。去年以來,甚至從更早時候起,廣東和廣州的主要領導在講話中就強調要淡化gdp總量增長的統計,突出人均經濟量,以人均gdp產出論英雄,更加強調民生幸福是城市發展最高追求。

2012年更是被視為廣州推進新型城市化元年。“廣州最近大張旗鼓地提出實施新型城市化,并把垃圾處理、限車牌、發展金融等涉及城市建設和管理的內在發展看得比較重,執政理念有了一些新的探索。”廣州市社會科學院科研處處長彭澎觀察到,“這些也符合市民的要求,每當專家討論‘全國第三城’之爭時,大家就反對只談gdp。”

在彭澎看來,廣州希望借由走一條新型城市化的道路,10年后再奪回“全國第三城”的位置。

壓力

被天津追上完全可能

在2012年上半年gdp增速排名中,天津獨拔頭籌,達14.1%,重慶緊隨其后,相差0.1個百分點。

早在2010年,廣東省社科院珠江區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成建三就預測,照當時的速度發展下去,廣東在2012年左右被江蘇超過的可能性很大,“這是大趨勢,沒辦法改變”。

截至2011年底,廣東省gdp達5.3萬億元,江蘇省gdp為4.86萬億元,兩相相差4400億元。相比去年,今年上半年廣東面臨的情形要嚴峻得多。全省21個地市的gdp增幅均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全省上半年gdp平均增幅為7.4%,較去年同期的10.1%低了將近3個百分點,而江蘇、山東的增幅下降不大。

從經濟總量來看,今年上半年廣東以26200.92億元排名第一,江蘇以25382.8億元排名第二,山東24118.1億元排名第三,三省差距進一步縮小。

廣州面臨著同樣的緊迫感,2011年gdp排名第四的天津與廣州僅相差1000億元,蘇州、重慶也順利進入了“萬億俱樂部”。更為致命的是,在近年來的中國經濟版圖上,天津、重慶保持了首屈一指的發展速度。在2012年上半年gdp增速排名中,天津獨拔頭籌,達14.1%,重慶緊隨其后,相差0.1個百分點。而在人均gdp方面,江蘇早已超過了全國人口第一大省廣東。

彭澎了解到,廣東方面這兩年都關注到了江蘇有超越的可能,但近兩年都有江蘇前高后低的問題,即上半年超過廣東,下半年又被廣東趕回來。

“這說明廣東有前低后高的增長特點。一方面廣東傳統文化影響,春節通常休息比較長,不到元宵后不開工,多少也是農民工返鄉影響所致;另一方面是廣東是全國出口第一大省,往往西方圣誕季之前是交貨的高峰期,下半年許多靠出口訂單生存的企業會加班加點。”彭澎說,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最近來廣東考察,就是希望下半年廣東出口給力一點,穩定外需,努力實現“穩增長”目標。

不過,令彭澎有些擔心的是,在出口增速放緩的情況下,這個現象會被打破,所以今明年廣東被超越也是有可能的。彭澎認為,廣東“十二五”期間提出的“加快轉型升級,建設幸福廣東”核心任務,多少有淡化gdp增長的因素。

彭澎認為,這其中,尋找一些新的經濟增長點也是轉型升級的重要方面,最近發布的總投資超過萬億元的發展海洋經濟實施方案可能成為大頭,民生工程也一直是重點,近年來廣東每年都提出十大民生工程。而“幸福廣東”還強調社會建設,這就要求以人為本來重視發展的內涵。

在國家發改委中國城市和小城鎮中心研究員易鵬看來,廣東是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來經濟高速發展的一個代表,即使被其他省份超過也不要感到害怕,要注重的是經濟發展的質量,而不是再去搞大規模的投資。

“廣東近年出現的一些群體事件大多與外來人員有關,如何讓外來人員最多的省實現均等化的公共服務已經不僅是一個政治問題,也可能成為一個新的經濟增長點。”彭澎說。

廣東面對江蘇、山東趕超的壓力,作為經濟總量省內排名第一的廣州自然重任在肩。

廣州還同時遇到了天津、重慶、蘇州等城市的趕超壓力,其中最大的壓力來自于天津,雙方去年的差距縮小到了1000億元之內,而天津更是去年和今年上半年經濟增速第一的城市。

彭澎說,雖然連續幾屆廣州市領導對此都有所警覺,但這兩年被追上的可能性增大了。彭澎最近與一位廣州市的局領導聊起過這個話題,這位局領導說,廣州被天津追上完全可能,“畢竟天津有太多的大項目,如石化、航空等,這些都是廣州搞不了的,另外,離北京近,隨著京津定位的調整,國家對天津的扶持力度會加大”。

令中山大學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主任陳廣漢印象深刻的是,專家學者聚在一起時經常提到廣州的支柱產業,但談來談去也只有汽車工業、石化、商貿業等為數不多的幾個傳統優勢產業,其他好像就沒什么特別的了。

問道

實地考察京津滬

6月4日至8日,廣州四套班子“一把手”率領的90人廣州市黨政代表團,前往北京、天津、上海實地學習考察。

事實上,一場大規模的向“標兵”京滬和“追兵”天津學習考察之旅早在新一屆廣州市領導班子履新之后即告開始。今年6月4日至8日,廣州四套班子“一把手”率領的90人廣州市黨政代表團,前往北京、天津、上海實地學習考察,為廣州的新型城市化戰略探路。

5天行程里,廣州黨政代表團的足跡涉及京津滬30多個考察點。這被視為廣州新一屆領導班子上任以來規格最高、最密集的集體外出學習、考察。

在京津滬三市中,廣州最強勁的“追兵”天津又成了廣州此輪考察學習之旅的關注重點。京津滬三個城市中,代表團在天津考察點最多,達20個,遠多于北京的5個、上海的8個,逗留時間也比京滬長不少,6月6日一整天用來考察,并用7日的半天時間舉行“新廣州·新商機”推介會,簽約金額逾600億元。

廣州黨政代表團在天津的考察重點涉及城市規劃建設、產業轉型升級、科技自主創新、城鄉發展統籌、文化產業發展等多個領域。

廣東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更是直言不諱地說,近年來,天津經濟發展在全國一馬當先。這次廣州黨政代表團來天津,就是要近距離甚至零距離學習天津,廣州要加強與天津的合作,在天津帶動輻射下加快廣州新型城市化發展。

“這次來津,感受很深,啟迪很多。天津深入落實國家發展戰略,加快推進濱海新區開發開放,經濟社會發展保持強勁勢頭,城市面貌發生顯著變化,創造了天津精神、天津速度、天津效益。我們要學習借鑒天津的經驗和做法,實現新的更大發展。”萬慶良說。

國家發改委中國城市和小城鎮中心研究員易鵬認為,在發展濱海新區的國家戰略支持下,天津這幾年發展迅猛,在發展中的一些經驗確實值得廣州借鑒。但兩個地區之間不一定非要著眼于競爭,而是尋求合作,不一定非要著眼于攀比,而是學習借鑒。

“我認為,城市之間走動肯定有價值,但要注意形式與內容的結合。中國有句古話,叫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考察學習如何轉化為生產力呢?這就需要有報告,有體會,有心得,有轉化,這幾項都能夠落實到位,學習的效果就會更好。”易鵬說。

彭澎則認為,向“對手”學習,是“很好的思路”,天津與重慶、蘇州都是廣州的主要“追兵”,而北京、上海是廣州的“標兵”。

廣州黨政代表團回穗后不久,廣東省及廣州市上半年經濟運行數據相繼公布,廣州“穩增長”壓力陡增。

應對

重點督促1984億元投資

1984億元年度投資計劃被外界廣泛解讀為廣州版的“穩增長”計劃。

在8月30日的市委常委會上,萬慶良強調,要全力推進“三個重大突破”,加大力度推進年度投資714億元的101個重點項目建設,抓好國有企業總投資1270多億元的76個續建和新開工項目建設。

這一廣州方面多次重點督促的1984億元年度投資計劃被外界廣泛解讀為廣州版的“穩增長”計劃。令廣州方面憂心忡忡的是,今年上半年,101個重點建設項目只完成了277億元的投資,僅占年度計劃的39%。

今年上半年,廣州經濟增長出現下滑趨勢,財政收入沒有完成任務,但在中央提出“穩增長”之后,廣州正在重拾發展動力。

此前的7月份,廣州市《軌道交通2012-2018年建設規劃》正式獲得國家發改委的批注,包括7條線路,合計總長度約228.9公里,設置車站數量92座,預計總投資為1241億元,總投資居國家發改委最近批復25條軌交線路之首。

五年后,廣州全市地鐵通車里程將從目前的200多公里擴展到400多公里。彭澎認為,這對廣州城市發展的后勁和經濟增長都將是巨大的牽引。

放寬民間投資市場準入領域,已由廣東省出臺政策,這對經濟增長也是一大利好。8月27日,廣東省政府印發了《鼓勵和引導民間投資健康發展實施細則》。該細則的出臺,進一步放寬了民間投資市場準入領域。

根據廣州當地媒體披露的消息,廣州市正在醞釀中的“穩增長”舉措將明確規定,支持民營資本參與公開招投標,盡快編制民營資本進入市政公用事業領域、戰略性新興產業等領域準入目錄,落實稅費優惠政策等。

“與其他舉辦過大型活動的城市一樣,亞運會之后,廣州也存在如何重獲發展動力的問題。”彭澎認為,“三個重大突破”如能實現,可能大大提升廣州的國家中心城市功能,有利于鞏固廣州在全國的地位。

蝶變

加速再造一個新廣州

“中新廣州知識城、南沙新區將會成為廣州未來發展的兩大引擎。”

2012年是廣州定義的推進新型城市化發展的開局之年。

廣州給新型城市化賦予的發展新理念是堅持低碳經濟、智慧城市、幸福生活三位一體。

在廣州決策層看來,“三個重大突破”既是廣州現階段實現防趕超、“穩增長”的利器,更被期望為推進新型城市化發展的最有力抓手。

毫無疑問,自今年年初廣州市委全會上提出之日起,“三個重大突破”就成了今年以來廣州官方最熱的一個詞匯,也可說是解讀廣州當前發展戰略的一個“密鑰”。

據彭澎觀察,當前廣州市領導們存在著這樣一種心態,即實在守不住“老三”,就不要勉強,好好做好自己的事。最重要的一件“自己的事”就是實現“三個重大突破”。

“‘三個重大突破’事關廣州率先轉型升級的戰略成敗,事關廣州全面建設國家中心城市、加快邁向世界先進城市的發展大局。”萬慶良認為,“三個重大突破”每一項突破都與城市競爭力息息相關,今后,廣州把自己放在世界先進城市坐標體系中定位,參與競爭和角逐,實力和競爭力就要靠這“三個重大突破”。

根據廣州市的規劃,“三個重大突破”當中,在戰略性基礎設施方面,廣州將重點推進白云機場擴建工程;抓緊開工建設南沙港三期工程、南沙疏港鐵路、穗莞深城際線、廣佛環線、廣清城際線等項目;在戰略性主導產業方面,圍繞建設現代產業體系,做強做優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打造國家級的先進制造業基地;在戰略性發展平臺方面,重點推進南沙新區、中新廣州知識城和海珠生態城建設。

從十年前提出產業“適度重型化”到五年前提出“以現代服務業為主導”,到現在更多強調現代服務業、先進制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三駕馬車”齊頭并進,并通過“三個重大突破”給予配套,廣州的城市格局正從1000萬級向2000萬級拓展。

“我認為中新廣州知識城、南沙新區將成為廣州未來發展的兩大引擎。這里將培育世界級新興產業,如果成功,十年后的廣州可能重新奪回‘全國第三城’地位,并且更加堅實,無論是在城市建設上還是產業發展上。廣州的民間投資相對活躍一些,這也是天津不具備的優勢。”彭澎說。

中新廣州知識城、南沙新區是目前廣州在著力打造的戰略性發展平臺。廣東、廣州當地對于省、市政府遷至南沙的討論也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不少專家認為,這有助于落實廣州“南拓”的發展方向,“加速再造一個新廣州”。

在萬慶良看來,“三個重大突破”不僅決定著城市的綜合競爭力,還與城市的總體空間布局密切相關。

根據《廣州城市總體規劃(2011-2020)》草案,廣州將形成“一個都會區、兩個新城區、三個副中心”的總體布局。規劃區范圍包括廣州市全部10個市轄區和2個縣級市,面積7434.4平方公里。如這一規劃最終得以通過,廣州中心城區面積相比此前10年有望擴張超過一倍。

萬慶良認為,廣州要實施“一個都會區、兩個新城區、三個副中心”的城市空間布局,推進各個組團間的產業合理布局、錯位發展和基礎設施統籌建設,進一步增強各組團發展的互補性、聯動性、共享性,“三個重大突破”也是重要抓手。

彭澎指出,根據第六次人口普查的結果,廣州市常住人口是1270多萬,但隨后市領導提出廣州實際管理人口是1500萬,也有說法是1600萬,內部甚至有1700萬的說法。如此,不到800萬的是戶籍人口,還有將近一半是非戶籍人口,廣州面對的內涵式發展可能更為迫切。這涉及到市域的重新調整,顯然,新城區的組建是今后發展的一大動力。

不過,廣州頻繁推出的新舊雜陳的造“城”規劃也被外界批評,而所謂的“城”也只是某一大型項目的另外一種稱呼。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廣州以“城”命名的項目已超過10個,包括廣州教育城、博物館之城、圖書館之城、廣州國際金融城、廣州國際健康產業城、中新廣州知識城、廣州科學城、天河智慧城、廣州大學城、廣州國際創新城等。

陳廣漢將廣州未來發展的希望寄托在了廣東省率先全國試點的行政審批制度改革上。

8月22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批準廣東省在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方面先行先試,對行政法規、國務院及部門文件設定的部分行政審批項目在本行政區域內停止實施或進行調整。

“這十多年來,我們經歷了好幾次經濟衰退,每一次我們都是政府出手,依靠加大基礎設施建設來對付了過去。但是政府投資在解決就業、民生方面成效不好。”陳廣漢說,“最根本的還是要提高企業的積極性,要從微觀層面入手,不能走擴大投資的老路。”

在陳廣漢看來,要營造一個好的營商環境,充分調動企業的積極性,很重要的一個舉措就是行政審批制度的改革,“廣州應該抓住先行先試的機遇,在這件事情上好好做做”。

“作為一座7000多平方公里面積的城市,有相當大的發展空間。”彭澎說,“何況根據珠三角發展規劃,廣州將提升珠三角一小時城市群的核心城市地位,而珠三角將朝著世界級城市群的方向發展。”

東方早報 記者 陳良飛

六肖中特资料 福彩3d万能六码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直播官方 广东福彩电子投注如何付款 pk10六码的走势技巧规律 时时彩玩几个码好 抢庄牛牛游戏兑换钱的 三分时时彩走势图 欢乐炸金花官方下载 时时彩大小单双技巧集锦 我找到时时彩漏洞了